隔膜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隔膜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渣打直投等9000万美元投资金龙揭秘助其明年上市

发布时间:2019-09-30 02:43:56 阅读: 来源:隔膜阀厂家
渣打直投等9000万美元投资金龙揭秘 助其明年上市 豪华的洗浴中心,宽阔的羽毛球馆,碧水荡漾的游泳池,怀疑自己走错了门,来到某度假村? 收起眼中的惊诧,继续向前吧,没错,这就是李长杰亲手缔造的精密铜管制造帝国——金龙集团。 铜管加工是一个有点独特的生意。 与其他行业买进原料卖出成品不同,这是一种靠赚取加工费过日子的行当??据说是为了防止加工企业私自囤积贵重金属引发价格波动而形成的古老行规,通用于所有有色金属加工业。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好年景里,每吨铜可以赚几万元的加工费。近些年来,随着竞争的加剧,加工费已经下降到几千元一吨了。再加上铜价的上涨,行业利润率早已今非昔比。 不过,金龙的最高指挥官、现年62岁的李长杰却把这个越来越难做的行当搞得风生水起,吸引了众多国际资本的眼球。这位李姓掌门人酷爱读书,对哲学和思辨有特殊爱好??只要看看公司里那颇具规模、拥有上万册藏书的图书馆便可知其嗜好了。 在过去四年里,金龙的销售收入增长了三倍,去年达到158亿元的新高;出口也打开了局面,从数千万元跃升至几十亿元,顺利晋升为占全球铜加工量七分之一的世界巨头。即便如此,李长杰并不满足:“我们每年都因产能限制而放弃大量订单;今后,这种情况不会再出现了。” 最近几年,金龙不停地在全球攻城略地;未来,这一趋势还将延续:在墨西哥投资兴建的年产12万吨的项目正紧锣密鼓地进行着,投产之后,将更好地覆盖北美市场;在国内,重庆、龙口、太仓的生产基地也都在扩建之中。预计明年全部投产之后,可新增24万吨的产能,2007年,金龙的总产能为30多万吨。 金龙的“钱途”是光明的,毫无疑问,渣打直接投资有限公司(“渣打直投”)、高盛和莱曼兄弟一定都坚信这一点,才会在短短数月内就决定拿出9000万美元的真金白银来换取金龙25%的股权。 “他们觉得金龙是一家一直在思考的企业,把钱搁在这里放心。”李长杰安坐在会客厅的沙发上,语调平稳、有力。整个金龙行政主楼的第六层,都是李的办公区,除了布置得古朴典雅的办公室外,还有几间被装饰成不同风格的会客厅,以适应不同客人的需要。这位温和的“读书人”侃侃而谈,大部分时候,面部表情都是没有变化的,很难捕捉到他内心的变化??这位倔强的管理者认为,情绪化是将人带入错误深渊的元凶。 2007年3月,李长杰像往年一样到北京开全国人大会议,并没有意识到这一次和以往有何不同,直到同样来自河南的企业家胡葆森将渣打直投大中华区主管兼董事总经理陈凡介绍给他。 渣打直投是英国渣打银行下属的直接投资机构,后者拥有超过150年的悠久历史,网络遍布亚太、非洲、中东等50个国家。借助这一强大的网络,渣打直投觅寻中、印、韩等国具有发展潜力的中型企业进行投资,并对企业的业务发展、收购兼并、以及管理层收购提供功资金支持。在中国,世贸、巨人网络、中远等都是其参与运作并已成功上市的项目。 陈凡和李长杰就这样相识了。几次交流之后,双方“你有情我有意”,一拍即合,进展顺利。用李长杰的话说,是“从朋友做起,再谈生意”的,符合其一贯提倡的“先做人后做事”的准则。 在此后几个月中,陈凡又拉来了高盛、莱曼兄弟这两家“国际大牌”前来助阵,最终敲定了这笔9000万美元的买卖。其中,渣打直投出资5000万美元,其余两家各为2000万美元。 渣打直投并非金龙接触的第一家国际资本,早在此之前,摩根斯坦利、花旗银行等都曾对金龙“示好”,但最终因收购价格的分歧不了了之。据了解,当年,大摩和花旗只愿意支付7~8倍的溢价,远低于此次渣打们联手给出的12.5倍的估值。 李长杰是一个耐得住寂寞的人。过去两三年的牛市让众多中国企业的资本意识一夜觉醒,掀起了一轮争先恐后的上市浪潮。在铜加工行业,位于江苏的高新张铜于2006年率先上市,随后是浙江的海亮股份。然而,作为行业老大的金龙却悠悠然然,不紧不慢。 金龙真的一点都不着急吗?李长杰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多年以前,职业的敏感性让李长杰意识到,只有走出国门,努力开拓海外市场,才能实现金龙“一代霸主”的伟业,有效化解企业运行中突如其来的风险,于是就提出了“竞争无国界,决胜在海外”的战略思路。翻开金龙几年前制定的十一五规划,“5年内实现年生产能力40万吨、占据世界五分之一产量,出口和内销各占百分之五十”的远景目标清晰可见。 然而,要成为一个国际化的公司,顺利走出去,没有一点海外背景是很难的。这一点,金龙早已在与芬兰奥托昆普公司的专利纠纷中尝到了苦头。从那时起,李长杰就下定决心,一定要找个熟悉国际市场环境的伙伴,共同“出海”。 “我们自己很难告诉别人金龙在哪些方面的国际化水平提升了,但整天和雷锋在一起,自己也就容易成为第二个雷锋了。”这位“读书人”很擅长用各种妥贴的比喻来表达自己的观点,“引入国际化的战略投资者,对加快金龙自身的国际化进程,不言而喻。” 抱着这样的想法,金龙耐心等待着。直到去年3月,愿意支付高价的主儿终于出现了,而且还不止一个。 这桩交易对双方来说都是一个突破。渣打直投称,这是他们“第一次在上市前投资于注册在国内的企业,并致力于未来在国内证券市场上市。”同时,金龙也可借此完善公司治理结构、提升国际化水平、加速上市等。 根据协议,渣打、莱曼兄弟、高盛等将向金龙铜管集团派出财务总监,同时任命集团的风险管理部部长,以提升其财务管理并有效控制风险。据了解,为应对铜价波动的“保值委员会”已经成立,并设计开发出了一套完善的铜保值战略和操作流程。 “这样一来,就把铜价完全控制住了。”李长杰对此甚为满意。 在宣布投资5000万美元于金龙集团的新闻稿中,陈凡高度评价了金龙的管理层,他说,“金龙集团的管理层沉稳、内敛、富有行业领导力和前瞻能力……这非常符合渣打的价值观。” 他们没有看错。十几年前,金龙不过是一个负债累累、濒临破产的河南地方小厂。李长杰上任后,很快透过技术缺失的表象看到了人心涣散的实质,这位表面温和的管理者立刻采取了诸多强硬措施,聚人心,鼓士气,重技术,很快地,设备开始运转;逐渐起死回生,能量释放。言语简单,过程艰辛。几十个春秋之后,蓦然回首,金龙已经战胜了许多老牌国际巨头,成为行业里的新霸主了。 “公司从一个地方小厂迅速成长为全球行业第一的历程,充分体现了管理层对行业的深刻理解和强大的执行力。”陈凡曾这样开心地表示与金龙合作的兴趣。 只不过,相对于过去的业绩,风投们更多的看中未来的赚钱能力,金龙能达到他们预期的盈利目标吗? 资料显示,金龙集团2007年净利润1.5亿,以其158亿元的销售收入来算,净利润率还不到1%;今年初上市的海亮股份去年销售收入67.68亿,净利润1.74亿,净利润率约2.5%。这样看来,金龙的盈利能力应该还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 李长杰信奉比较简单的投资法则,他觉得,在一件事情没有完全做好之前,最好不要去考虑别的。不过,金龙发展到今天的规模之后,他也试图在相关多元化方面进行一些尝试。随着铜价高企,早在数年前,金龙就已经开始“铝代铜管”的研究测试。今年,铝管已经开始量产了。在李长杰看来,这是一个整体平衡的战略,因为铝管的增加可能会削弱原来的铜加工业务。“不过可以化解经营风险。”李解释道,“如果你不去寻找,别人寻找到的话,将来会很麻烦。” 据消息人士透露,金龙在有色金属加工行业之外也有所图谋。数年前,金龙就表现出对高性能电池和材料的兴趣,并联合国内知名高校一起成立了相应的研发中心。这有可能成为金龙今后业绩的崭新增长点。 要从李长杰那里套出将来发展的内幕消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常常把“做大事不说大话”挂在嘴边的他,对公司的愿景和扩张规划守口如瓶。 “因为我们的野心太大了,所以还是不说出来的好。”他打趣道。 只是对于上市,他似乎已经胸有成竹:今年9月上报证监会,明年4月,这首以“上市”为基调的长篇乐章有望奏完最后一个音符。

协同中医专科门诊部专家http://zyy.yilianmeiti.com/22049/doctor/

深圳军科门诊部https://mzyy.yilianmeiti.com/22051/

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详细介绍https://mipzyy.yilianmeiti.com/22232/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