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膜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隔膜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灵异事件簿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7-(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24:03 阅读: 来源:隔膜阀厂家

子义毕业于摄影系的,现在摄影师的需求量太小了,他自己开的一家摄影店,都没什么人来。大概这个月过完他就打算卷席走人了,根本呆不下去。

整理刚才几个女学生拍的5寸照的子义一点精神都没有,在这么下去,还让不让人活了?

这时,从门口走进一个男的,他的脚步很轻,轻到跟大门对着的柜台边上的子义都没发觉有人走进来。

“老板,帮我拍张照,这是定金。”等男子把定金摆上桌时,子义才发现他一身长袍装,带着一个古代时候的尖顶帽子,他的脸靠的很近,子义被吓得连人带椅的往后倒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还没等子义回神过来,男子已经自己走进了摄影棚,对着摄影机摆着一些滑稽的动作,还有人反客为主的,简直当成自己的家了,真让子义惊呆了。

难道他不知道,照相这种东西是要有摄影师调好光线,让被拍照者摆着姿势才可以拍的么。可是男子现场自己摆得不亦说乎,一会凌空弹跳,一会装傻卖萌,看得正在一边准备摄影机的子义是一愣一愣的,心想不会是遇见疯子了吧!

刚准备好,男子就走到子义面前,把剩下的钱放到他手里,并说这次的摄影他拍的很开心,她会很喜欢的就走了。

子义不知道她口中的人是谁,但确定这男子一定是神经不正常,照片他都还没拍呢!他低头看着手中的金钱,还有一张写了地址的纸张,签收人的名字是蔷薇。

昏暗的红灯把整个洗照间衬托出来的阵阵诡异,子义是到现在还习惯不了,显然自己不是当摄影师的料子。

今天的生意还算是这么久一来唯一比较好的一次,有3个中年男子跟2个女学生外,就是最后那个被子义直接断定神经不正常的男人。

一张张相片在显示液下慢慢的浮现了人影,装包的时候,前几个客户的都很正常,在最后10多张照片里,他赫然发现那个装着长袍装的男子身边多了一个穿着红色旗袍的女子,吓得子义尖叫的把手中的照片一扔,跟仙女散花的掉落满间屋子。

他记得那天明明只有男子一个人,而且自己还在没给他拍照的情况下,他居然说自己对照片很满意。

这一切都太诡异了,不行,他要把照片扔掉,不然的话晚上会做噩梦的。

子义找来了铁盘跟打火机,收集会回刚才一地的照片后,准备点燃,重要时候火机居然打不着,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拿在手上就要撕掉,一突然出现的冰冷手阻止了他。

是那个男的,他今天还是穿着那件衣服,特别容易认。

他的脸跟子义的脸贴着特别近,子义急急倒退,不小心撞到了桌子的边角,疼得他嘶牙咧嘴的。

穿长袍的男子一下子移动到子义面前,把一个东西递到子义的面前,是一个吊坠,一个很漂亮的吊坠。

“麻烦你把这个东西还有照片送到这个地址,不要在撕我的照片哦~”他最后的卖萌动作令自己冷汗直冒,一个男人做出这种举动,还是这么一个冷冰冰的男人。

子义拼命的点点头,他现在巴不得男子快点走。

男子的身影一下子消失在入门处。

子义拿起手中的图片准备再撕,他可不信了,这么诡异的照片还是撕掉好了。

“不是都跟你说了,让你别撕了嘛。”

男子再次出现把子义的魂都给吓散了,他立马磕头认错,表示不会再犯了,当抬起头来的时候,现场只有自己一个人,慌慌张张的带上东西立刻跑回家。

第二天清晨,子义拿着男子给的地址跟那些诡异的照片来到一间别墅门前,门铃犹如死亡的钟声,一声声的击打着他的本来就被吓小的胆子。

门缓缓的开了,他紧张的吞了吞口水,自己只不过是一个男屌丝,而且他还是个处男啊,要是在这里丧命了,怎么对得起家里的列祖列宗,哪里对的起家乡的乡亲父老们。

一会要是有什么不好的动静就跑,子义已经做好狂奔落跑的准备了,为了给家里延续香火,他还是要未自己的安全着想为主。

“你好,请问你找谁。”刚闻听其音,处于精神紧绷状态的子义就差脚底抹油跑了,当下一秒看到说话人真实面目的时候,那些什么丧命的东西,延续香火的,统统都被他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脸颊不时的泛起阵阵红晕:“你……你……你好,这个……这个是别人……别人托……托我给你的东……东西。”

女人接过子义递过来的信封,邀请他到屋里做客。子义没好意思拒绝跟着女人进到屋子里,望着这屋子的装潢,这女的绝对是个有钱的女土豪。

“你要喝点什么?”女的转身走向厨房问道。

“随……随便都可以。”他都快紧张死了,哪里还有心思去寻思喝什么。

“嘶!嘶!”厨房里传来一阵磨刀的声音。

奇怪?怎么倒一份喝的东西需要磨刀,子义悄悄的移步到厨房,他看到那个女人刚才温和的表情一下变得狰狞,子义的心好像被什么重重的敲击一下。

他回到客厅,拿着自己的手机准备离开,一转身,女人右手持着水果刀,左手把柳丁汁递到子义面前。

子义此时哪里还有心情喝,女人在他脑海中的模样也仅存刚才那副狰狞的面孔。

“不用了不用了!啊~对了,我想起还有事情要做,没事的话,我先走了。”没等女人答复,开了门就想往外冲,女人的身影一下出现在门口,似笑非笑道:“怎么要那么着急走呀,是不是你们男人玩完女的后,都会想要拍拍屁股就走人呢?”

女人一步步的靠近,子义退无可退被逼之客厅,很没形象的拿起桌上的信封,眼泪鼻涕流满脸:“我只不过是来送东西的。”

吊坠跟照片顺着信封的缝隙掉落到了地上,旋转,停下。

刚才还是一脸凶残表情的女人一下子又恢复了温和的模样,她心疼抚摸着这颗小小的吊坠,看着散落在地上的照片,豆子般的眼泪啪啦啪啦掉在地上。

“你……是加元的朋友?你走吧!谢谢你,加元了了我的心愿,我也是时候走了。”

顿时间,四周围开始崩塌,墙体开始瓦解,子义速度跑出房子瞬间,整个屋子轰然倒塌,散落在地上的石体消失不见,而伫立在眼前的只有一个坟墓,上面写着:“蔷微,生于1988年,终于2010年。”

五年前,蔷薇认识了一个男的,她爱着他,她希望着自己可以终有一天能跟自己心爱的人拍一生只有一次的婚纱照。

然而,他只是看中了蔷薇的金钱。被玩完后,男人在蔷薇那里获得一笔巨款便走了,了无音讯。

之后,蔷薇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被分手后的她心痛欲绝,当夜自杀身亡,家人把她葬在这处地方后便离开这个地方。

她每天不断的到一些酒吧,带回一些说爱她的男人。当他们看到蔷薇面目全非的面容都落荒而逃,蔷薇就会把他们杀死。

加元是蔷薇的一个致命,他的样子呆萌萌的,从蔷薇在酒吧出现后他就一直留意,无不例外,蔷薇一样带着加元回到了别墅,当她坦言自己已经死了的时候,加元并不感到惊讶,尽管眼前的蔷薇脸容血肉模糊,他也不介意,轻轻的拥抱着她,那个孤单以灵魂生存着的女人。

加元向她承诺过,这辈子一定跟她拍一套最美的婚纱照,

蔷薇一下子恢复了以往温柔的神情,还是美美的。她送走了加元,约好第二天晚上见。

但是她完全不知道加元在返回的途中,因为车子失去控制,撞下山崖,人也没再醒过来。

她答应过加元不在害人,一直都听他的话。所以等啊等盼啊盼,终于等到有人来敲门,但是门外站的居然是局未蒙面的子义。

当她看到从信封里掉出的吊坠,就已经是知道怎么回事了,那个是加元最喜欢的东西,她知道加元是绝对不会抛弃自己的,除非有特别情况。

他让人送来的照片足以证明一切,他怕她看到自己后不肯去投胎,只能用这样的方式,让她断了思念。

子义看着现场的一切都惊呆了,他连滚带爬的跑离了现场。

而墓碑上,原本是一个少女的相片,已经换上了两个人的合影。

---- 作者寄语:好像乱乱的。

10吨扫路车哪好

市政外网NHAP涂塑钢管晋中厂家

电动洒水车参数报价

凹槽管厂家漳州椭圆形凹槽管

供应大型洒水车报价

6方压缩垃圾车上饶压缩垃圾车价钱便宜

大型洗砂机淄博移动型破碎洗砂机生产厂家

驾校人证核验一体机终端安装厂商供应

韩国newmax蓄电池精密仪器机器应急EPS蓄电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