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膜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隔膜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CrowdStar谈进入社交游戏领域始末

发布时间:2020-02-10 23:01:44 阅读: 来源:隔膜阀厂家

社交游戏通过推出全新的游戏类型为这一行业带来了更多玩家。社交游戏开发商CrowdStar的产品经理Taleen Alexander虽然是铁杆游戏粉丝,但她之前从未想过进入社交游戏领域,是一次偶然的聚会改变了她的人生方向。她本身热爱写作,而且获得了法律专业的学位。

但她当初为何不选择与游戏有关的专业呢?这完全是因为游戏行业在当时并不是很受欢迎——所以尽管身为《模拟人生》、《文明IV》等游戏的粉丝,但Taleen Alexander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游戏领域的一员。以下是编译的Taleen Alexander最近相关访谈内容:

你的教育背景是?

游戏?不是的,事实上我毕业于法学院。大学期间,我就开始做社交游戏的承包商。

所以,那是我第一次涉足社交游戏领域。我们的团队一开始大概有5个人,这对我来说太刺激了。我一路看它发展到今天的规模(注:CrowdStar如今已有100名左右的专职员工)。我在2010年4月,也就是我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时开始成为公司的专职员工。(笑)

这么说你从学校毕业后就直接到CrowdStar工作。

是的。

你在校期间就开始从事游戏行业的工作。

是的。完全没错。

那么你有取得法学博士学位吗?

有,我把证书挂在墙上,这对我一点儿用处也没有。(笑)我不打算参加法律考试了。

我觉得你并没有因此而特别失望。

是的!我觉得我的选择是对的。我现在无法和你形容我有多高兴。(笑)

你一开始并没有打算进入这个行业,你是怎么对这个行业产生兴趣,最后加入其中的?

我3岁开始就特别喜欢玩游戏,尤其是电脑游戏。我还记得我玩过只有红绿两个颜色的游戏,忘了那是什么来着。我玩这类游戏确实有一段时间了,我加入这个行业纯粹是个巧合。

有一次彼得·瑞朗(Peter Relan)参加了一个乔迁庆宴,而我正好也在那。我写过很多的文章,而他正好需要一个写作能手,所以我就到他的公司工作,我做了很多琐碎的事情。但是,你知道我也玩过很多的游戏,主要是电脑游戏,也有一些掌机游戏,我是任天堂游戏的忠实粉丝。

我觉得这很有趣,因为休闲社交游戏的主要用户是女性,所以你可以亲眼目睹很多男性努力为女性开发游戏。

笑。

让男性开发女性游戏,这似乎不太行得通?

我觉得游戏的开发需要男女混合搭配。特别是像我参与的这款游戏《It Girl》,这绝对是一款100%的女性游戏。游戏里面没有男性角色。如果男性用户想玩的话,他在游戏里面就得扮演女性角色。所以我觉得如果没有以女性的角度来开发游戏的话,恐怕就行不通。但两种角度对游戏来说都是很重要的。

《It Girl》是一款女性游戏,里面有很多时尚元素。而许多传统游戏用来吸引女性用户的元素,则更显得盛气凌人……我认为如果开发者没有亲身体验游戏,《It Girl》之类的游戏很快就会充满这种高傲的气势。

是的。我明白你的意思。让我想想。可能会这样……如果开发者不懂得享受购物之类的乐趣,和女性朋友相处的时光,在游戏中拥有一群“姐妹淘”,可能就会让游戏看起来有点讽刺。但我认为《It Girl》不存在这种情况。

这些游戏十分依赖玩家社区,同时和社交元素紧密相连,你得尊重用户,但你们在这些方面有没有犯过错误?

是的,当然有。我是产品经理,但我也做过很多与玩家社区有关的工作,所以我经常和用户互动。在其他的游戏中,这种互动持续了大概1年时间。所以我很了解用户,我知道他们来自哪里,什么时候会需要新功能或者会抱怨。很多时候用户的这些行为都是合情合理的,你得仔细倾听并体谅他们,我认为这些我们都有做到。CrowdStar非常重视玩家群体的反应,我认为在关注用户方面,我们在业内还是小有名气的。

作为一个产品经理,你的职责有哪些?

有很多个方面。对于像《It Girl》这样的新游戏,我有幸能够为其中的功能设置提供帮助。这需要和开发者、创始人进行沟通,包括我们希望游戏体现什么,游戏有趣之处在哪里,用户的偏好等方面。所以,整个过程很有趣。

但通常我还得管理游戏的营收事宜。我认为这是产品经理的首要职责,所以我们每天都得看数据,决定产品的销售渠道,观察用户的购买意向。所以,如果玩家在游戏中花钱,我们就会尽力为他们提供更好的游戏体验。对我们来说,确保玩家付费后获得更有趣的游戏体验,这一点十分重要。

你们希望为付费用户提供有趣体验,但同时又不希望不肯花钱的用户抱怨“哦,这些道具太贵了,如果我不花钱,就没什么好玩的。”你们如何兼顾这两者的需求?

是的,这是个很困难的任务。我希望我们的游戏不存在任何欺骗性,比如让用户只为了试试新鲜玩意,而花光帐户上的钱。我们的游戏本身就很有趣(笑)。虽然我参与了《It Girl》的开发,但我还是对这款游戏很上瘾,直到现在还是很喜欢。所以我认为……我能够判断游戏本身是否仍然具有吸引力。这款游戏的很多功能都是免费的。这样才更方便用户参与作战。

作战?

玩家在游戏中得作战,也就是一较高下。(笑)其实不应该这样说,但我们内部都称之为“作战”。有时我们会粗心大意,“作战”这个词语就会时不时地在我们文本中出现,其实应该是“一较高下”。

(笑)这是一场时尚PK?

是的,完全没错,这就是一场时尚竞赛,这是一场玩家之间的对战。这实际上和作战没两样,只不过游戏中玩家比较的是谁最会摆姿势,谁更有自信,这其实和作战类似。

有趣的是,我在之前的采访中谈到,游戏设计理念只要经得住时间的考验,就可以一直出现在用户的视野中,这一点丝毫不假。你们似乎也快达到这种高度……

是的。我觉得《It Girl》的构思来自于那些原始的游戏理念,但它以全新、有趣方式展现……我想这款游戏会是全新的有趣体验。玩家穿上最好的服饰,在其他玩家面前展示自我,它真的很有趣。

所以,游戏和现实生活一样,只是有些夸张。

是的(笑)。夸张很多,特别是当玩家掴了别人一耳光后转身离开的场景,整个游戏充满生气。

某种程度上看,这显然是过分夸张和空想的画面。传统游戏的情节和现实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但是《It Girl》是现实的夸张版本。

没错。玩家购物,参加舞会,希望成为舞会王后,这些在现实生活中也会发生。(笑)

就像你说的,这款游戏的机制和其他游戏很像,你认为游戏是靠这点来吸引用户的吗?

是的,我认为是这样。人们可能希望整天购物、参加舞会,但是又无法实现,因为大家都太忙了,有的有孩子,有的要工作,总有各种各样的事情要忙。所以他们只好通过玩游戏来实现,以自己喜欢的方式来打扮自己,成为舞会的焦点。这真的很有趣。

你谈到要观察数据,和用户相关的数据是非常多的。

是的。

你是逐一观察这些数据,还是侧重某一方面?

主要是从营收方面考虑。我有时也与观察病毒式传播相关的数据,但《It Girl》背后有一个很大的团队,这里说的“大”是相对于CrowdStar的其他团队而言,并不是和我们的竞争对手相比较,因为他们的团队比我们大很多。我们有许多成员都在观察数据,而我通常负责处理和营收有关的数据。

从数据中筛选有效信息困难吗?

不会,这对我来说一点也不成问题。我很喜欢和数据打交道。

你们由此得出的信息准确吗?或者说你们由此得出的信息通常都是正确的吗?

是的,这个过程很棒。你得推理,“我觉得包包和鞋子应该会更受欢迎”,或者诸如此类的判断。我们的推理大部分情况下都是正确的,比如什么颜色比较收欢迎,什么布料销量最好,我们都在揣摩这些事情。这真的很棒,一段时间过后,你就可以准确预测了。

我认为游戏可能不会长期存在,但就和现实生活中的时尚一样,它有一个生命周期。

对。

你们得紧跟时尚潮流,搜集他们每一季、每一年的流行元素,因为现在看起来很酷的东西,到后来总会淡出人们的视线。

是的。我们有考虑过这点。我们的游戏有很丰富的内容,也在不断加入新内容,我们一直在访问各种各样的网站,看到受欢迎的东西,我们都会把它们加入到游戏中,尤其是那些限量版的东西或者奢侈品,我们可能只会推出5天。这些都是时下的抢手货,用户都会想买它。

你说从小到大都喜欢玩游戏。有没有什么时候曾经放弃过?

应该是在大学的时候,仅仅是因为当时刺激好玩的东西太多了。除那时之外,我一毕业就恢复原状了……不,应该说我大学时也没放弃玩游戏,记得那时《模拟人生》刚出来时,我整个暑假都泡在这款游戏上了。《文明IV》问世的时候,我也为它贡献出了好几个月的时间。

在进入游戏行业之前,你完全没有想过以后会干这行?

我不知道为什么从来没这样想过。我的意思是说,我的家人基本上都是工程师出身,而我相对比较有文艺气质。我喜欢写有创意的东西,我现在也一直在写文章。所以我猜我当时可能是想,“哦,那么以后应会干写作这行”,所以我就去读法学院。我不知道为什么从没有想过干游戏这行,虽然其实我很喜欢玩游戏。写作其实是我现在的主要工作,几乎所有的对话都是我写的。出现在《It Girl》中的文字,大部分都是我写的。

游戏行业大多是男性,而参加GDC大会的都是清一色的男士。

哈哈。

像《光晕》之类的大型游戏主要瞄准男性用户群。

是的。

社交游戏拓展了游戏的概念,拥有更多富有创意的内容,所以我很有兴趣了解一些关于女性从业者进入这一行的经过。

我不知道什么类型的游戏会吸引女性玩家,也许是社交游戏,就像我说从没有想过进入游戏行业一样。没有人和我说,“加入游戏行业吧”。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是偶然的。之后我才开始和所有人说我有多么热爱我的工作,我所有的朋友都知道我很爱自己的工作。所以我想就像进入这个行业一样,一切都是自然发展的,但这个行业真的很棒。

你知道,人们普遍认为女孩子不喜欢游戏之类的东西,我认为应该说游戏内容需要有特别的针对性。

是的。

我甚至认为男性喜欢玩游戏说法也不对,游戏通常只针对少数的男性玩家而设计。

恩,是的。我有玩过一点《光晕》,但当时我周围都是男性,他们反应都一样,“哼,女孩子也玩《光晕》”,他们并不是太能接受我的行为。但如果是现在的工作场合的话,情况就截然不同了,我明显觉得放松很多。所以我想这应该就是文化差异。

鬼吹灯小说天下霸唱

南海归墟在线免费阅读

昆仑神宫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