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膜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隔膜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幻腾智能王昊最担心失去对创新的探讨

发布时间:2020-02-14 05:17:13 阅读: 来源:隔膜阀厂家

幻腾智能CEO王昊在网易科技主办的五道口沙龙年度盛典暨网易创业Club成立仪式上做了分享。

王昊开场时表示,虽然智能硬件创业领域在2014年非常火爆,幻腾智能正好处在风口浪尖,发展迅速,但他认为搞硬件是最苦逼的事情,他非常羡慕做软件的人,因为只需要一个办公室和一个电脑就可以创业了。但搞硬件的创业者,不但假装自己是互联网公司,到处找投资,还要泡在深圳的工厂做模具。

王昊用大量的篇幅来分享他在清华读书的时候以及刚创业的时候的那种叛逆不停,想法不断的状态,王昊信奉一句话:技术宅拯救世界。他特别喜欢的状态是不断的吸收各种各样的能量和信息,与此同时不断的向外再散发信息。那时他和他的团队每天想十几个idea、每天去做创新。

在过去的一年里,幻腾智能从去想idea到最后真的实现,这是越来越窄的过程,虽然公司发展迅速,公司在成熟,但与此同时却失去了那些真正对于创新的探讨,这是过去一年来伴随公司快速发展,王昊也同时一直的担心的事情。

王昊还表示,不断的“叛逆”和创新才是企业的基因,是企业基业常青的保证。无论企业发展到什么样的程度,都需要保证这种基因的存在,需要给这种创新的基因更大的沃土和更大的宽容。这样的机制才能够保证企业更长更快速的去发展。

对于智能硬件行业,王昊则希望能够在新的一年里有更多的人意识到不要单纯的为低价去喝彩,而更多的为创新去鼓掌。

以下为王昊的演讲实录:

王昊:我刚收到题目的时候特别的惊讶,一般都是讲讲产品和项目,让我讲2014年最失败的事是什么,想想没有什么失败的,智能硬件这么火爆,我们正好处在风口浪尖,这不就起来了吗?刚才蜜淘的老总讲非常羡慕做社交的,其实我们非常羡慕做软件的,一个办公室,弄一个电脑就可以搞了,搞硬件是最苦逼的,一方面假装自己是互联网公司找投资,另外要泡在深圳工厂做模具。

2014年最失败的事情是什么,仔细想一想2014年还是有一个很大很大的失败。这个话题也是我非常希望给我自己的团队去讲的话题。

这是我们现在的产品。

来讲一个2014年的失败,这是一张非常有代表性的照片,相信应该没有什么人看过这张照片,其实这是我心里最柔软的部分。这张照片拍摄于2010年,5年前,是当时我们还在清华上本科的时候,搞了一个学生社团,当时跟学校说需要一个场地,学校说有一个破旧的厂房改为教室,搬几张桌子你们去做吧。我想当时清华并没有想到我们能做一个什么事,作为北京朝阳区的孩子,我一直有一个梦想,要上房揭瓦。我们几个是机械系、电子系的,搞机电的,画了这么一张图。

刚才的那个房子我们觉得不算酷,我们要搞一个酷的事情,自己去美院看人家的跃层怎么做。我们把整个教室给拆了,顶拆了,里面所有的灯拆了,变成这个样子,直到变成这个样子的时候学校才意识到教室怎么变成这样了,你们不是私搭乱建吗。

电源、照明系统、跃层整个的布置都是由我们自己来设计的,这间屋子就一直往下这么发展,后来就变得越来越有生气。

这张是最近的,去年10月份拍的一张照片。去年10月份公司还在清华的屋子里,墙上已经被我们画的乱七八糟,铺上地摊变成了工位。这是一种文化,我觉得这代表了我们内心深处对现状的不满,或者一种欲望的表达,我们非常非常希望去做我们认为正确的事情,无论原来是什么样,无论大家说教室应该是什么样,无所谓,我们认为好的能够出创意的地方是这样,我们就去做。这些是基因里面的东西,这些是欲望本身。

这张照片是清华的主楼,清华比较大,在里面大家都是骑自行车上下课的,在清华上课每一次都会讲这么一句话,叫新开一队。停自行车是一排一排的,我们一定要新开一队,在空场别人没停车的位置停在最靠楼梯的地方。看起来有一些叛逆,我在清华专门有一次去讲叛逆,因为有的时候分不清什么是叛逆,什么是创新,但是两者有共通之处,你内心当中都有你对真理的追求,你愿意去做你认为正确的事情。所以后来我们就在刚才的空间里面,从2010年开始创造特别特别多的大家觉得有意思的东西。

举一个例子,对讲门禁系统,有刷卡的,有指纹的,有虹膜的,大家觉得这个事比较好玩,哈利波特拿魔杖点几个点就能进入一个新的空间。最终实现的是啊玻璃门,敲玻璃门不同的位置就可以进去了,做法是在玻璃门的周围放传感器,我们识别你到底敲在了哪个位置上,这是一个二为矩阵,把位置确定你就可以进去。出门带东西提醒,当时在美国也是比较无聊,上学的时候就想经常忘带东西,出门的时候会忘带钥匙,后来开玩笑说出门忘带脑子,所以怎么在出门的时候能够提醒大家。我们做了一个小东西,是门上震动的传感器,一开门感受到震动,就播一段你之前录过的一段话。

底下是我们当时做的人人网上的一个号,这个号实际上是一个小机器人,可以自动的转发清华的通知,还允许用户在上面提问别人去回答。另外一方面还有AI,类似于现在的微软小冰,你可以在上面对话。这是在2011年的时候做的。

举这些例子,这其实是一种状态,这是一种生活状态。我经常讲一句话技术宅拯救世界,我们特别喜欢的状态是不断的吸收各种各样的能量和信息,与此同时不断的向外再散发这种信息。这种状态发展到一个极致的时候出现了这样一个东西,从本科到研究生的时候我们曾经坚持干这么一件事,团队中的每一个人每天想10个idea,大家可以想象这个量,后来idea多到有几千个。我们在上学的时候自己有一个系统,是专门管理这些idea的,我们会有一个几千个idea的系统,让大家评分,产生第二个阶段的idea。当你跨进这个门槛的时候你会发现眼前的世界完全不一样,你看到的所有地方都是机会,你看到的所有对象都是你想改变的机会。你会发现所有的这些东西忽然之间都让你觉得你有了发展的空间,你的所学所想能够创造更多的价值。然而到了2014年,也就是说到了去年,应该说这是团队发展速度最快的一年,我们从2013年注册公司推出第一代产品,到2014年稳定生产,有大量的稳定得出货。当我们的CTO和产品总监在讨论一万个在生产线上如何同时进行老化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我好像那天晚上没法和CTO再去讨论天下惟我独尊的感觉。这是感觉非常微妙,这是好事。

这是我们从去想idea到最后真的实现的时候是越来越窄的过程,你发现团队在成熟,但与此同时我们却失去了一些,失去了那些真正对于创新的探讨。这本书是我前两天在飞机上看的,叫创新的艺术,它是讲idea,当我看到idea一步一步发展的时候,突然回想到当年我们做创新社的时候,每天想十几个idea每天去做创新的时候,这是企业的基因,是企业基业常青的保证。无论企业发展到什么样的程度,我们都需要保证这种基因的存在,我们需要给这种创新的基因更大的沃土和更大的宽容。这样的机制才能够保证企业更长更快速的去发展。

所有的APP我们都是自己做,整个团队只有20个人,我最害怕的是这些人太努力了,太辛苦了,他们真的把这件事当事业,真的很爱这件事情。所以我害怕的是他们每天的辛苦。好的事情是2015年肯定是行业的大发展,无论是O2O、互联网金融或者智能硬件,这是一个好的环境,我们希望能够在新的一年里有更多的人意识到不要单纯的为低价去喝彩,而更多的为创新去鼓掌,让人有更多的钱,因为有更多的钱才会去买幻腾的产品。

提问:我想问一下你学国学吗?

王昊:学,但学的特别不好,高中语文经常不及格。

提问:你对编程怎么看,你肯定要编程,有没有想过做自己的语言来编程?

王昊:先解释一下,我是学机械的,写程序的肯定比我专业得多。我的理解是这样的,知识只是一个工具,我们没有必要创造一个工具而创造一个工具,工具的目的是为了达成我们的目标,所以在确定了目标之后什么样的工具好用我们就用什么样的工具,当发现这个工具不好用的时候,我们一定会并且有这个能力去创造新的工具。

提问:国外不断的产生新语言,说明他们的工具不是完全的适应新工作,有必要创造新工具。

王昊:举一个我比较擅长的事,智能家居的通信协议,没有一个协议可以涵盖所有的智能家居应用,我们只要认清目标选择合适的工具就可以,并没有说任何一个工具一定要一统天下。所以什么都可以,达成目标就行。

内资设立

中山筹划税务案例

广州工作签证新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