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膜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隔膜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路边蹲着的老头-(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58:33 阅读: 来源:隔膜阀厂家

今天给大伙说一个我爸爸年轻时候的事情。

那一年我爸才十九岁,还是高中生,那时候交通根本就没有公交车,当然也没有出租车,自行车都是奢侈品,主要还是靠步行的。

我们这边没有高中,只有小学初中,高中要去市区读书。由于实在是太远了,所以只能住校,只有每个星期五的下午才能回家,星期天的下午再回学校。

而这件事就是发生在回家的路上.....

每个星期五都不会上晚自习,让路远的孩子回家,因为实在是太远了,需要走四个小时这样才能到家,我爷爷常年在机耕队开拖拉机,也不在家,不能去接一下,奶奶也不会骑车。

好在邻村也有人在读高中,所以我爸爸每次都和邻村的人搭伴走。(那个时候,大学生非常少,能考上高中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

那天我爸爸照常和邻村的那个人一起回家。(那个人叫金西,熟人都叫他西西)

那时候都深秋了,天黑的也比较早,回家的路还没走一半天就黑了。不过两个人早也习惯了,一边聊天一边往回走。

那时候就是市区都没有路灯的,路都是石子路,还不是水泥路.农村全部都是泥路,不下雨还好一点,下雨了更难走。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说着,速度也挺快,出了市区以后,走在了农村的泥路上,路两边都是一条条小沟,灌溉庄稼用的。

天有点凉,偶尔还有不知名的小动物叫两声,也挺糁人的。

两个人拉紧了衣服,也不再说话,同时加快了脚步,四周一片静寂,只有两个人的脚步声,在黑暗中特别的清晰。

一路上也并没有遇到行人,天冷了,黑漆漆的一片,谁没事出来呢。

走了好久,大概晚上八点多了,再有半个小时就能到村口了。西西突然小声的对我爸说:“你看路边那个人哦,怎么一直盯着我们看呢?”

我爸冷不丁的被他吓了一跳,:“不要乱说话,路边哪来的人的啊!”

西西急了,“真的有人蹲在路边。”西西也是个大胆的人,他还走过去,冲着路边一处说道:“唉,你干嘛呢?”

我爸除了黑漆漆的一片其它的什么都没有看到,毕竟是农村人,从小耳濡目染的,听过不少传说,我爸害怕了。赶紧拉西西,“走了,走了,赶紧回家,说什么胡话!”

西西突然站在那里不动了,“咦,刚刚明明有个老头蹲在这的啊?怎么不见了?”

我爸吓坏了,说:“你眼花了吧,黑漆漆的,哪来的人站在这啊!”

西西虽然是个马大哈,这时候心里也有些发毛,农村的一些传说谁都听说过,不会真的遇到邪事了吧。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加快了脚步,往家走去。

一路上平安无事,很快两个人走到了岔路口,两个人到这里就分开了,我爸和西西说了再见,两个人就各自回家。

我奶奶正正站在大门口等着爸爸呢,一看爸爸回来了,赶紧准备吃饭。饭早就做好了,就等着我爸回来的。

我爸也没说路上的事情,就和奶奶讲了讲学校的事情。

晚上十一点,都睡觉了。外边有人敲大门。

我奶奶起床去开的门,来的竟然是西西的父母。

他们过来问问我爸回来没有,因为西西平时都是星期五晚上九点这样到家,而今天都快十一点的时候还没回来,本来想着是不是有事没回来等明天再回来的,可实在是放心不下,就跑到我们村,问问我奶奶我爸回来没有。

我奶奶开门的时候,我爸也听到了动静,在偏屋出来看看这么晚了谁来的,西西的父母一看到爸爸在家,急了,问:“我们家西西怎么没回来啊?”

我爸说,“西西和我一起回来的啊。我们路口分开的,他应该早就到家了啊!”

西西的爸爸妈妈急了,孩子早就应该到家了啊,这不会出什么事吧.

敲门声早就把周围的邻居吵醒了,都披着衣服出来看看发生什么事了。

那时候的村民都还是很淳朴的,真的可以说是一家有难,八方支援。哪家有点困难什么的都大家齐伸手,一起帮帮。附近的村子又都沾亲带故的,一听说孩子没回家。

整个村子的村民都打着手电筒出去找,我爸就和长辈们说了路上遇到的事,大伙听的也是很吃惊,都说这孩子是不是被迷住了,赶紧的拿着手电筒,就往我爸说的那个地方过去,一群人好几十口村民呢。

刚到那个地方,手电筒的灯光就照到了一个蹲在地上人,还在不停的动,好像在吃东西。

大家走近一看,这不正是失踪的西西吗?他的爸妈喊他他也不答应,还是蹲在那里,还不停的往嘴里塞东西。

大家仔细一看,西西往嘴里塞得居然是泥块,嘴巴都咬的流血了,还在不停的嚼。

这么多人一围过来,西西突然白眼一翻,就晕了过去,西西的父母赶紧把西西嘴里的泥土抠出来,人却怎么也叫不醒。大家手忙脚乱的把西西送到了附近唯一的小诊所。

到了诊所,医生什么办法都没有,也不是头疼脑热拉肚子的之类的问题。

大伙正着急呢,西西自己醒了过来,一醒过来一句话没说就趴在那里吐,吐出来的也不知道什么东西,像黑淤泥一样的东西,臭的不得了,吐了好多好多才停下来,然后就是不停地漱口,足足过了二十多分钟,才算好一些,就这样,还不停地反胃。

好像是恢复了,西西开始发抖,看着满屋子的人,看着父母都在,好了很多。

这时候,西西的爸爸问他:“你怎么了?不是和小二子在路口各自回家的吗

?怎么到这了?”

西西重重的吸了几口气,说:“分开了之后,我就往家走,刚走没多远,我就又看到了那个蹲在路边的老头子,他过来说要请我吃东西,说他一个人没有伴,让我去陪陪他!我吓得刚想喊人,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一直到你们过来!”

大伙当着西西的面,也不敢说鬼上身之类的,西西的父母更是怕吓着孩子,谢过了村民,就带着孩子回家了。

我爸也就和村民们一起回家去了。

从那件事以后,我爸和西西每个星期五的下午都没有回家,都睡在宿舍,第二天一早在回家....

广东凹槽管厂家凹槽管厂家凹形管

铁皮石斛苗盆栽野生正宗霍山米斛苗供应商欢迎来电咨询

吉林双缝土工膜爬焊机价格土工膜焊机

阳江市iso9001多长时间能办好

环卫绿化用垃圾车

3方洒水车包送到价格

RPP材质波纹填料青海450Y塑料规整波纹填料

3层的升降运猪车批发商

抚顺125风力发电大弯头超越自我更魅力

广安市社区自助售货单柜扫码售货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