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膜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隔膜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十七个电话号码-【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09:22:19 阅读: 来源:隔膜阀厂家

杨兵此时非常的忙碌,他的手头积攒着一大堆的工作,他手里拿着手机,一边接听着电话,一边还在匆忙地写着什么,午后的阳光却悠闲地照耀着,照在杨兵额头渗出的汗珠上。

终于,杨兵放下了手机,专心地写起他的东西来了。周围终于安静了下来。

“铃……”手机又不受欢迎地响了起来。

杨兵皱起了眉头,他匆匆地又写了几笔,这才拿起手机来看看来电号码。当他看清楚了的时候,整个人都震惊了,他的嘴张得大大的,眼神惊疑不定,他哆嗦着手,把手机放回到桌子上,眼睛只看着手机,却不去接,只是任凭着铃声一遍遍地响,终于,铃声停了,周围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警员李建华放下了手中的手机,看着刑侦大队长国力说道:“真奇怪,电话接通了,可是,却没有人接。”

国力皱起了眉头,说道:“这是这部手机中储存的第一个号码吗?”

李建华说道:“是的,这个号码的主人叫杨兵。”

国力点了点头,思索着。

李建华又说道:“当我们发现那个死者的时候,她的手里紧紧地攥着这部手机,手机没有打开,不像是要打电话的样子,而好像是,她想通过她的手机告诉我们什么。我想,也许手机里有凶手的名字。”

国力说道:“接着拨第二个人的电话。”

李建华点了点头,按着手机里的地址簿,拨了第二个人的电话。这第二个人叫王有,他倒是很快就接了电话,在电话那头,用很是亲切的声音说道:“咪咪,怎么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给我电话,你到哪里去了?”

李建华“喂”了一声,对方听到是一个男的,猛的一震,李建华刚要询问对方咪咪是什么人,那边已经把电话给挂断了。

李建华困惑地摇了摇头,看着国力。

国力说道:“接着拨后面的电话。”

电话又拨通了。这个人叫李冉。听声音,李冉好像是个挺斯文的人,他说道:“咪咪,今天晚上你有空吗?”

李建华生怕对方又挂断电话,立即说道:“你是咪咪的朋友吗?你能不能来认一认她。”

李冉好像是吓了一跳,李建华趁他还在愣神的工夫快速地说:“我们正在找寻咪咪的亲人和朋友。”

“嘟——”电话被挂断了。

国力说道:“电话簿里一共有多少个电话?”

李建华看了看,说道:“十七个。”

国力点了点头说:“那么,这电话最后拨出去的电话是给谁的?”

“是一个叫尹琴的人。这是一个座机电话。”

“给他打。”

李建华说,“要不要让个女的来打这个电话,对方一听到是男人的声音,好像就要挂断似的。”

国力想了想,说:“不用,我想对方只要发觉不是咪咪就要挂断,这个咪咪可真是有意思。”

李建华点了点头,拨通了尹琴的电话。

接电话的是个女人。“喂。”

李建华说道:“请找一下尹琴。”

对方愣了愣:“你找尹琴?”

“对。”

“可是,尹琴已经有好多天没有来上班了。”

李建华连忙说道:“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吗?”

“不知道。”对方就想挂断。

李建华立即说道:“我是警察,我们想要向尹琴了解一些情况。”

对方“哦”了一声,过了一会儿才说道:“我就知道会出事。”

“出事?你说出什么事?”李建华很是惊奇。

对方说道:“我总觉得尹琴不来上班很是奇怪,好像失踪了似的。”

李建华皱了皱眉:“那么,你们知不知道一个叫咪咪的人?”

对方说道:“咪咪?不知道。”

李建华又说:“那么尹琴有没有家人呢?她失踪有没有报案呢?”

对方说道:“她的丈夫叫杨兵,我可以给你们他的手机号。”然后,她报出了一个号码,正是刚才李建华拨过的那个号码。对方又接着说:“他丈夫没有报案,说尹琴出远门了,可是,我一直觉得这件事情非常的奇怪,尹琴出门,自己为什么不打电话来呢?”

李建华说道:“谢谢你的帮助。”然后就挂上了电话。

国力听李建华说完情况之后,说道:“这手机接听的最后一个电话是谁的?”

李建华说道:“是一个叫陆刚的人。”

国力说:“这个电话我来打。”

电话一接通,国力先开了口:“我是警察,要了解情况,如果你挂断,我们也能找到你。”

对方一言不发。

国力接着说道:“这电话是谁的?”

对方似乎犹豫了许久,说道:“我只知道她叫咪咪。”

“咪咪是个什么人?”

“是个,妓女。”陆刚的声音不大。然后他紧接着说:“我跟她的接触并不多。”

国力说道:“你最近和她联系过吗?”

陆刚说道:“没,没有。”过了一会儿,他又补充道:“我听说她失踪了,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国力说道:“我们发现了一具尸体,你能不能来认一认她是不是咪咪。”

对方的声音似乎非常的沮丧,但依然勉强地答应了。

国力挂断电话,冲着李建华说道:“我们去看看那具尸体。”

法医林新范正在尸体前忙碌着,看到国力他们进来,迎了过来。

“怎么样?”国力问道。

“是被人从背后捅了一刀,但是,当时没有死,她还跟凶手搏斗了一番,在她的指甲里发现了皮屑,应该是凶手的。”

国力点了点头,走到了尸体旁边。忽然,他愣住了,盯着尸体看了半天,回过头来,对林新范说道:“她身上的物品你都取下来了吗?”

林新范点了点头:“都在那里。”

国力立刻过去,在一堆杂物中寻找。

“你找什么?”林新范问道。

“手机的带子。”国力说。

林新范说:“她的脖子上就没有挂着手机的带子。”

国力立刻从李建华的手中取过那只手机,说道:“可是,手机上有连接手机带子的接扣。”

林新范和李建华同时伸过头来看,李建华说道:“对,可是,这说明了什么呢?”

国力眼睛闪亮亮地说道:“这说明,我知道谁是凶手了。”

李建华和林新范还在发愣,国力说道:“手机上有带扣,可是,死者的脖子上却没有带子,这说明了什么?”

李建华迟疑地说道:“说明手机不是死者的。”

国力点头说道:“没错,不是死者的,可是死者临死前却紧紧地握着手机,这说明了什么?”

李建华的眼睛一亮,?档溃?ldquo;这手机是凶手的。”

国力微笑地说:“不错,很有这个可能。死者在跟凶手搏斗的时候,拉下了凶手的手机,一直牢牢地攥着,却没有被凶手发觉。”

这时林新范开口了:“凶手先捅了死者一刀,居然还没有把她捅死,而且在搏斗中还被死者抓伤,可见凶手力量不大,应该是个女的。”

国力点了点头,和李建华同时说道:“咪咪。”

国力接着说:“对,凶手应该就是咪咪。”

“那,这个死者又是谁呢?”

国力没有说话,看着李建华。

李建华立即说道:“是尹琴。”

北联nk效果怎么样

北京卵巢衰老能治好吗

肠癌免疫治疗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