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膜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隔膜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伤感爱情小故事前男友-【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09:31:46 阅读: 来源:隔膜阀厂家

爱情有时候其实只是一种美好的感情,你心里夹杂的忌妒和恨,都可以冒充它,你要的不过是让对方忌妒你,而并不一定是让对方爱你。

1.分手不忘前男友,复仇之路不好走

自从鲁一斌成为我的前男友之后,我反而更关注起他来。

两个月,沮丧的事情发生了。

鲁一斌又恋爱了,这个没有良心的东西,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勾搭了一个护士班的小学妹,更要命的是,小护士不管是长相还是身材,都狠狠地把我比了下去。我在假装风平浪静满不在乎的外表下,内心汹涌澎湃,只剩下忌妒恨。忌妒那姑娘怎么长的,长成一副勾魂美人儿的样子;恨为什么不是我先找到一个高大威猛的帅哥,然后天天手拉手在鲁一斌面前晃荡,气死他。

我天天站在阳台上望着他们在楼下手拉手的身影咬牙切齿,一对狗男女!幻想自己拿着一盆洗脚水倾盆倒下,浇他们一个洗脚水淋头。

我无时无刻不祈祷他们赶紧分手,越快越好。

2.小打小闹咱不干,要玩就玩泼硫酸

其实,我也并不是没有男生缘,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混着混着就把那些男生混成了哥们儿。有一次我问全班跟我最合得来的男生老驴为什么不追我,老驴想了想说,太熟了不好下手。

我呸,熟你妹。

我知道他喜欢我们宿舍的另一个女生,每天要问人家借十次笔五次橡皮八次笔记三次作业以及打听二十次几点了,这难道还不够熟吗?

我想我可能是缺少一种女人的东西,比如让男人心疼的元素,让他觉得自己很威武很有用的元素。

所以鲁一斌可能觉得跟我在一起没有机会发挥他男人的特长,于是我每天看见他帮小护士提着热水瓶,一直送到女生宿舍楼下,然后含情脉脉地一步三回头。

有好几次我站在摆满了热水瓶的楼道里,目光如炬且恶狠狠地盯着写着小护士名字贴着无数可爱动漫人物的两个热水瓶,很有想把它们偷偷拎走的冲动。

但我始终没有这么做,开玩笑,咱们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要玩就泼硫酸,藏东西的小儿科谁玩,丢不起那人!

3.血溅课堂一声吼,技术标兵显身手

鲁一斌和小护士在一起的第二学期,我知道他们报了木雕社团,虽然对木头一点兴趣都没有,还是踊跃地伴上了一个室友加入。

我一直想着要搞出点什么事来,比如在课堂上或者在集体活动的时候晕倒,然后鲁一斌真情流露,积极抢救;比如发现鲁一斌刻了一个人偶,长得很像我;比如我们俩在不经意的时候四目相对,凝视若干秒,证明他心里还是有我的;比如等等等等。

就这样等到我快要染上臆想症,才终于有了一个机会。就是因为我整天心猿意马,这一天,我终于被锋利的刻刀无情地划伤了手指,口子还挺深,鲜血一下子喷涌而出,滴滴答答,旁边的同学给了我纸巾,纸巾特别吸水,一下子几张纸全红了,我一看机会来了,大吼,鲁一斌,有没有创口贴?

这一吼可不要紧,鲁一斌确实回头了,两眼一看桌上的血纸,咕咚一声,昏了过去。

情况有点复杂,我也顾不上自己的手了,愣在那儿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就在这个时候,小护士出马了。

她从容地拨开人群,站在旁边,淡定地说,没关系,他晕血,让他平卧,有没有糖水?温开水也行,快给他灌下去。

有人从旁边弄来了一杯温开水,小护士给他灌下去,果然就慢悠悠地醒过来了。

小护士冲着他笑得那叫一个甜,还用葱白一样的小手抹抹他的嘴角,没事儿,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那些围观者也真没见过世面,围着小护士一顿猛夸,就好像她是华佗再世一样。有什么稀奇啊,谁是护士专业谁不会?

算我倒霉,这叫什么事儿?我还是灰溜溜地逃走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去上过木雕课。

4.寻寻觅觅凄凄惨,相亲等于耍流氓

其实,我也没有那么心胸狭隘,一定要去破坏他们。前男友就是前男友,而且还是有了主儿的前男友,自己这个前女友的身份,在人家现女友的眼里,也应该跟一只仙人掌一样,全身都是刺吧!

这样想之后,我倒是有了点儿安慰。

不过,老驴给我支招,想了个治根治本的。老驴说女人所谓的失恋,不过是空窗期,要是前脚跟郭德纲踹了,后脚被宋承宪接手,还叫失恋吗?

虽然后来我才知道这句话是剽窃网上的,但想想还真是那么回事儿。所以我也开始留心为自己找一个更好的下家。

我开始到处找人介绍男朋友。仅仅一个学期,参加了四次联谊会,结果找到了三个牌搭子,后来几次联谊,别人在交流感情,我们一桌麻将直到散会还意犹未尽。

老驴也介绍了一个他的老乡,工科生,谁说工科生木讷?才见过两次面就想拉手,晚上送我回宿舍尽往暗处走。后来我委婉地跟他说了我们可能不太合适。他跟老驴告状,说我性冷淡。把我气的。老驴幸灾乐祸地说,这回总算遇到个把你当女人的了,不应该开心吗?

到大三下学期的时候,终于在学校的论坛里面认识了一个男生,很是聊得来,后来就见面了,长得不算英俊,也不难看,已经很难得了。我们发展得很快,因为有很多共同点,总有说不完的话,认识两个月之后,虽然谁都没有说喜欢谁,但他牵我的手,我没有拒绝,觉得温暖,我以为自己终于也要浅尝一次黄昏恋了。

没有想到,有一天他问我,你跟谁谁谁的什么关系啊?他说的是小护士的名字。

原来,小护士跟他是校友,以前,他一直暗恋她,我们俩才认识的时候,有一回小护士看见我们俩在食堂吃饭,就说了认识我,他以为我跟她是朋友,才会对我有那么大的兴趣。

我彻底杯具了。

5.曾经沧海难为水,何必单恋一枝花

就这样一直折腾到大学毕业,我也没有能够找到一个足以气死鲁一斌的男盆友。而时光就这么一点一点飞快地走过去,转眼就各奔东西。毕业三周年的时候,qq群里有人说要聚会,一开始大家都七嘴八舌,统计有多少人可以真的来,说不确定的却占了大多数。

我自始至终都是确定去的那一个,当然是有私心的,因为鲁一斌一直说会去。我想看看他变成什么样子了;还暗暗设想如果大家一起去唱歌,那我一定要点那首成名曲《挪威的森林》,因为那是他最喜欢的歌;我甚至连我们之间会有哪些对话都想好了。

我为这些小细节而激动不已,不过是两个星期后的聚会,我却买了三套裙子和两双鞋,可最后我还是穿着一身旧衣服去了,只有这样才能在鲁一斌面前找到一个最舒服的姿势。

当我眼巴巴等到聚会那一天,到了学校见到鲁一斌的一瞬间,我倒吸一口凉气。他开着一辆别克商务,副驾驶的位置上坐着个很有范冰冰范儿的美艳女子,那女子将自己喝过的可乐给鲁一斌喝了一口,然后拿纸巾为他擦擦嘴。

那动作,作为前女友的人可伤不起。

聚会总共就来了九个人,除了鲁一斌的家属,我是唯一的女生。到晚上的时候,因为是周末,又没有提前订酒店,只开到两间房。我跟另外七个男生一个房间,鲁一斌跟他的女人在另一个房间。

我就好像进了鸦片馆,七根烟枪因为无聊一根接一根地抽,有人带了笔记本电脑打游戏,我跟老驴躺在一张床上,回忆那些乱七八糟的过去。过了一会儿,鲁一斌打电话过来,是老驴接的,我听到他们的对话,大意是鲁一斌让我过去跟他老婆一起住,他到鸦片馆来。

老驴帮我拒绝了。我骂老驴,凭什么帮我作决定,干吗不让我去住,可以看看人家穿c还是d啊!

老驴说,就算看到了,是你自己想看的吗?我没有说话,跑去洗手间了,不知道过了多久,老驴在外面敲门,别哭啦,要哭出来哭,想把别人憋出阳痿来吗?

我开门的时候脸上带着眼泪,但是却忍不住笑了。

第二天是老驴送我的,我甚至没有去跟鲁一斌他们告别,因为老驴说,如果现在鲁一斌回来求你嫁给他,你会同意吗?我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不会。

老驴说,bingou,答对啦!你不过是忌妒,就这么简单。

后来老驴在火车站对我说,你记得的不过是当年他对你的好,可他旁边的那个女人,以后记得的,也许全是他的坏。

老驴还说,丫头,你要爱自己。

6.阴魂不散成浮云,热爱自己等爱情

后来的后来我想,其实我有多爱鲁一斌?平常的时候,我都很少能够想起他。不过老驴说的对,这么多年,我都在跟他们较劲,没有真正学会如何爱自己。

聚会回来之后,我报了英语班,每周五去学英语;在豆瓣上参加暴走团,跟不认识的人去不认识的地方;还跟一个做跟妆的姐姐学化妆,有空就在她帮人化新娘妆的时候打打下手;每隔一个月,就回家一次,把自己扔在沙发里,看老妈气呼呼地端着当归鸡汤来喂我——每每这样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很多很多的爱。

就算快到剩斗士的年龄了,也先不去想到底会遇见谁,到时候看老天赐给我哪个就是哪个吧,像我这样的女子——我正在慢慢变成更好的女子,所以一定会遇见骑白马的唐僧为我留下来。

过去了这么多年,我才知道,爱情有时候其实只是一种美好的感情,你心里夹杂的忌妒和恨,都可以冒充它,你要的不过是让对方忌妒你,而并不一定是让对方爱你。

想通了这个,前女友再也不会阴魂不散了。

癌症免疫治疗多久一次

子宫癌治疗费用可以报销多少

打一针免疫细胞多少钱